当前位置: 熊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> 荣誉资质 > 言语不通,红军如何向藏民筹粮?
随机内容

言语不通,红军如何向藏民筹粮?

时间:2020-04-19 06:28 来源:熊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点击:154

原标题:言语不通,红军如何向藏民筹粮?

两河口会议后,中共中央率领红一方面军自懋功一带北上,翻越梦笔山、长板山、打鼓山等几座大雪山,于1935年7月16日,来到松潘附近的毛儿盖。 张震所在的红一方面军第10团也来到了芦花寨(今四川省暗水城)。

这一带是藏族聚居地,当地人称暗水芦花,既有雪山峡谷,又有草地河流,原由海拔较高,自然环境变态凶劣,人烟极为稀奇。在这边,红10团进走了增添息整,红四方面军一个营足够到红10团,服装也得到增添。部队员额固然扩大了,但原由粮食紧缺,吃饭成了大题目,不光影响部队战斗力,而且主要影响官兵生存,千钧一发是马上弄到粮食。

筹粮的重任自然落到了管理主任张震身上。

张震刚由通信主任改为管理主任,筹粮还异国经验。最先搞人海战术,带着部队在大山丛林中四处追求,可是既见不到人,也找不到粮,往往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照样颗粒无收。更令人头疼的是,当地藏民受国民党特务的挑唆,频繁袭扰红军。每当部队走军时,他们就躲在树林里,道路旁、隘口处,设窒碍,打冷枪,造成红军不少伤亡。红军派幼分队去搜索,他们熟识地形,善于爬山,又多是骑马,很快就跑得销声匿迹。搜索部队一撤回,他们又跑出来袭扰,使部队不得安和。

镇日下昼,张震带着筹粮队艰难地爬上山坡,他用于遮住额前阳光,放眼向山下看去,只见在阳光的照射下,大片藏民的房子和喇嘛店金碧红瓦,熠熠生辉。向导向张震介绍,此地有两个部落芦花部落和暗水部落。原由受国民党宣传的欺骗以及汉族官僚、军阀的强制,不少藏民有敌视汉人的心绪,添上语言不通,新闻不畅,对红军不晓畅,以为红军同国民党军队相通,特意羞辱平民。在红军到 来之前都把粮食隐瞒益,跟着头人躲上山去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张震让通信员带上地图,背着铁皮喇叭,在向导的带领下沿暗水河下游筹粮。暗水河两岸山势崎岖,河水揣急,险象环生。“这地方鬼都见不到,哪能筹到粮啊!”一些走累了的兵士直犯嘀咕。合法行家走得精疲力竭的时候,骤然看到对岸有10多幼我探头探脑,走迹疑心。张震命令通司(翻译)赶快喊话。

迎面的人以为遇到了国民党军队,吓得趴在地下半天不敢首来。张震让通司用藏语通知他们,红军是本身人,荣誉资质是北上抗日的,决不入侵老 平民的益处。通司用铁皮喇叭喊了一遍又一遍。土司和多多藏民见这支队伍的人谈话亲善,态度平易,内心少了一些畏惧,但照样半信半疑,不敢出来。见此情景,张震一把抢过通司的铁喇叭,亲自向迎面的藏民宣讲红军的政策。从红军的性质、现在的讲首,直讲得口干舌燥,迎面的人照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原本他们听不懂汉话。见此情景,张震只益把通司叫过来,让他不息用藏语喊话。

迎面的土司终于听懂了,当清新红军匮乏粮食时,便拉过本身的座骑,让属下杀了给红军充饥。见土司要杀座骑,仆役立即跪下求情,期待不要杀马,但看首来土司态度很坚决。仆役见土司现在的已定,就把那匹黄瞟马牵过来,用口袋将马眼蒙住,绑住四脚,手首刀落,三下五除二就把马杀了。

可是土司又徘徊首来,毕竟还异国同红军打过交道,不知对方内情,不敢直接把马肉交给红军。只见土司站在对岸直招手,叫行家不息去前走。走了也许半公里,峡谷之间展现了一个索道。这个索道是当地人用来过河的唯一交通工具。两岸之间用一根钢绳连结,绳子上有两个滑轮。要过河的人双手抓住滑轮,用力一蹬,行使惯性就过河了。土司叫下人把马肉包扎益,用麻袋装益吊在滑轮上,直接滑给了红军筹粮队。张震他们掀开一看,马肉还冒着炎气。从长征最先,部队几个月都异国吃过肉了,现在见了这么多稀奇细嫩的马肉,行家相等起劲。张震亲自掏出一大包银元,让兵士用麻袋捆益,以同样的手段滑以前。 土司最先不清新是什么,一看是白花花的银元,不由分说又马上滑给对岸的红军,并不息地摇手。张震见银元被滑了过来,马上又叫兵士滑以前,双手握成喇叭状大声喊道:“感谢!感谢!红军不入侵群多益处。”土司见银元又被滑过来, 就让仆役再滑给红军,红军接到之后又滑以前。这样你来吾去逆复了几次,土司见实在拗不过,才勉强收下。

一传十,十传百,红军厉安分律,尊重当地群多的事一下传遍了暗水河两岸,他们用现施走动表明本身是安分律讲规矩的军队,是同清贫平民的益处紧紧有关在一首的。藏族群多徐徐清除了戒心,坦然地回到本身的村寨。他们回到家里一看,东西摆放得整洁整洁,院子打扫得干清清洁,水缸提得满满当当。 不几天,藏民便同红军打得火炎,亲如骨肉,纷纷把藏首来的青裸、玉米、酥油送给红军,使红军渡过了难关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上内容,由熊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收集并整理。